谷銀觀點

谷銀基金行業月度簡報 | 高端制造板塊

2019-01-11 孫鋼德、楊璐寧 閱讀

政策、法規、知識

伴隨著“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腳步的臨近,一帶一路的火爆也為相關板塊帶來了新的投資機遇,其中高端制造行業表現最為明顯。公告顯示,在發諾安高端制造股票型基金投資標的直指“高端制造”領域。數據顯示,由中證指數有限公司發布的中證高端制造主題指數在2005年-2016年的12年間,累計上漲幅度達到了457.67%,而同期上證綜合指數和滬深300指數漲幅僅為145.06%和231.01%。諾安高端制造股票基金是諾安基金旗下第二只專注投資中國“智”造的股票型基金。此前發行的投資“智”造領域的基金—諾安先進制造股票型基金業績走勢始終位居前列。去年以11.44%的凈值增長率,位居同類榜首。作為“先進制造2.0版本”,諾安高端制造股票基金,將從三個維度全面布局高端制造行業。第一:用于裝備制造的先進基礎機械;第二:先進的機械、電子基礎件;第三:國民經濟各部門科學技術、軍工生產所需的成套技術裝備。

目前,我國已經成為制造業大國,但“大而不強”的矛盾依然困擾我國制造業。數據顯示,在高端裝備領域,我國80%的集成電路芯片制造裝備、40%的大型石化裝備、70%的汽車制造關鍵設備及先進集約化農業裝備仍然依靠進口。

中國裝備自給率雖然達到了85%,但主要集中在中低端領域。為此,《國務院關于加快培育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決定》中,將高端裝備制造業作為七大戰略新興產業之一,助力高端裝備制造業快速發展。

2018上半年,我國高端裝備制造業發展依舊強勁,整體增速快于裝備制造業,且在工業中的比重不斷提高,今后有望成為拉動工業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是當前制造業轉型升級“最熱的戰場”,前景一片大好。

三大關鍵詞,解構高端裝備業發展現狀

關鍵詞1:技術集群生態創新

技術層面

近年來我國企業在政府政策的支持下不斷加強技術創新和技術改造,整體技術水平持續提升,開發出了一大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高端裝備。然而在高端電力裝備、工程機械、數控機床等諸多主機領域高速發展的同時,許多關鍵零部件和配套產品發展滯后,嚴重地受制于進口。

我國自主品牌的高端裝備制造業核心競爭力不強,中低端產能過剩、競爭尤為激烈,高端環節被國外品牌掌控。由于創新能力薄弱,不少企業甚至重點企業的研發實驗條件普遍較差,創新能力難以達到預期水平。我國工業創新能力不足的問題也日益凸顯。近幾年,我國科技轉化率不足15%,遠低于發達國家40%—50%的水平,技術仍有較大的提升空間。面對技術層面創新能力不足的問題,需進一步完善產業集群創新生態環境,把創新擺在制造業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

強化核心企業扶持力度,加大核心企業裝備研發的投入

關鍵詞2:智能裝備市場巨大市場層面

國際金融危機后,發達國家經濟戰略由過分倚重服務業向"制造業回歸"和"再工業化"轉變。美國啟動《先進制造業伙伴計劃》,以信息技術、新材料、新能源等為主攻領域;德國政府提“工業4.0”戰略,確立了智能生產和智能工廠兩大主題。在發達國家實施"再工業化"戰略的同時,發展中國家對低端制造業資源的搶奪也給我國工業發展帶來巨大挑戰。

同時隨著人口老齡化的到來以及中國企業用工成本的不斷上升,智能裝備在越來越多的領域替代人工成為企業的選擇,這也為我國高端裝備制造業的發展提供了廣闊的市場。目前,我國每萬名工人擁有機器人數量僅為27臺,低于全球55臺的平均水平,遠低于韓國、日本300臺以上的水平,未來我國以機器人為代表的智能裝備將有非常大的發展空間。

關鍵詞3:系統性政策缺失

政策層面

我國現在高端裝備制造業尚屬幼稚產業,在產業發展初期,規模小,產值低,產業內部嚴重失衡,處于不平等和脆弱的地位。

同時,市場失靈導致生產經驗不足、資本市場不完備等私人行為失敗,使得高端裝備制造業在發展初期舉步維艱并極有可能蒙受損失。在這種情況下,政府采取關稅保護、財政補貼等財政稅收政策對其加以積極引導和保護,支持其建立起具備長期競爭優勢的經濟規模,便具有極大的必要性和戰略意義。

目前,我國稅收政策對于高端裝備制造業支持乏力,在現階段,高端裝備制造業通常只能適用一般的常規性稅收優惠,缺乏支持高端裝備制造業發展的系統性和規范性稅收安排,亟待建立高端裝備制造業稅收支持體系。

如何突破3大瓶頸,掘金高端裝備制造業

高端裝備制造業在全球范圍內都是前景十分看好的產業 ,但同時也是是典型的發展初期高投入、發展中期高風險、發展后期高產出的行業。因此,任何企業進入該領域,都不得不深度考量“技術、市場、政策”這三大發展要素。清華大學天津高端裝備研究院資深研究員宋先生發文稱:我國高端裝備制造業所面臨的發展難題,僅靠市場上的單一企業無法根本解決,需要該產業領域內眾多企業聯合起來,方能有效緩解,“產業資源平臺”即是途徑之一。


熱點、趨勢、動態

美國對中興通訊的制裁,引起了舉國上下對芯片行業的警覺——關鍵技術依靠他人,一靠不住,二靠不起。談到時下的對策,有人說,要依照“兩彈一星”的成功經驗,堅決把中國的芯片產業搞起來;也有人說,不惜代價地發展芯片產業,不見得會收到理想的結果。芯片行業是高端制造業的一個有代表意義的板塊。我們應該認真思考,中國的高端制造業到底應該采取什么樣的發展模式,國家力量應該發揮什么樣的作用。

正確定義研發與市場的關系

綱舉目張,首先要厘清研發與市場之間的關系?!把邪l尊重市場需求”與“研發依靠市場驅動”,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理念,絕對不能混為一談。

“研發尊重市場需求”是發展高端制造業的客觀規律。芯片、渦扇發動機等高端制造業產品最終總要投入市場銷售,既然如此,那就必須充分考慮市場上用戶的具體需求。例如,如果渦扇發動機在耗油率和可維護性這兩個關鍵指標上落后于競爭對手的產品,在民航運營中就會欠缺經濟性,銷售層面肯定會遇到困難,俄制渦扇發動機被踢出民航市場就是因為這些原因。因此,產品的設計定位和實際性能必須瞄準市場需求,得用戶者得天下。

“研發依靠市場驅動”則被實踐證明為錯誤的理念,不擺脫這種僵化思維的束縛和對市場的盲目崇拜,高端制造業將永無出頭之日。這種理念錯在什么地方呢?它是從企業個體本位出發來思考問題,并不符合產業和國家層面的利益。

信奉“研發依靠市場驅動”的企業,對研發路徑肯定有這樣的要求:短期內的收益、特別是邊際收益,應該能夠很容易地填補企業的研發成本。走這個路數的典型代表就是聯想集團,長期以來只看重短期就能獲益的項目,回避具有挑戰性的技術攻關和自主研發。也正是因為這種思路占據統治地位,聯想集團在早期就把主張自主研發的倪光南院士一腳踢開。依靠“短平快”的業務,聯想在2010年以前還算順風順水,但是后來它的體量和影響力被華為等后起的科技企業全面碾壓;利潤空間則被上游供應商和競爭對手極度擠壓,以致2015財年以后陷入持續虧損,股價連續下跌。這倒是應了一句老話:看起來容易的路,最后越走越困難;看起來困難的路,最后越走越容易。

“研發依靠市場驅動”的路數為什么不適合高端制造業?不需要什么晦澀的經濟學理論來解釋,只要了解一些高端制造業的發展歷史,就會對這個問題有深刻的認識。近30年來,世界范圍內的高端制造業呈現出這樣的特點——產業升級對資本密集程度有著極高的要求,高投入、高回報成為一種常態。

以研發民用渦扇發動機為例,且不說發動機上萬個部件的迭代設計和制造成本,光是累計上萬小時的發動機運行測試,就要消耗1.3萬噸以上的航空煤油,成本至少5200萬元——這還僅僅是開發總成本的一個零頭。要想成功開發一代新的民用渦扇發動機,沒有上百億元的研發投入,那真是想都別想。

再來說說芯片。光刻技術平臺是批量生產芯片不可或缺的。近20年來,光刻技術平臺的加工精度,從微米級逐步提高到40納米,22納米,16納米,和最近的7納米。而每一次平臺的升級,都意味著生產線配置成本的指數式上升。40納米的平臺,十幾億美元或許還能搞定,而16納米和更高級別的光刻生產線,投入成本已達百億美元的數量級。但是,誰掌握了行業內最先進的生產技術,誰就能獲得“贏家通吃”的巨額利潤。

“研發依靠市場驅動”要求短期收益就能彌補研發成本。在高投入、高回報已成為高端制造業常態的情況下,上述思維必然導致一個結果:后發者永遠沒有可能趕超和挑戰行業內既有的領跑者。后發者由于缺乏技術積累和技術儲備,起步階段難免要交些“學費”。建立研發體系、培養隊伍,同樣需要支付巨額成本。由于研發成本很高,投資回報周期很長,僅從企業本位出發,沒人愿意做這樣的后發者。

 1.png

國家力量的意義所在

不客氣地說,在向高端制造業沖擊的道路上,“看不見的手”已經是過時的理論——“市場萬能”的論斷才是真正的思維僵化,“拜市場教”的忠實信徒才是改革的阻力。當前正確的發展方向,恰恰是以國家力量駕馭市場力量——既要尊重必要的市場規律,又要克服市場機制固有的不足和劣勢。這便是列寧的偉大構想:利用國家資本主義的手段積極發展生產力,以便支持社會主義向更高層次的社會形態過渡。

國家力量相對于私人資本的優勢在于,為了實現產業和國家層面的至高利益,可以承受巨額研發成本,容忍較長的投資回報周期。例如,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和中國航空發動機集團公司(以下簡稱“中航發”)都是央企,這兩家央企在集團層面并不是上市公司,所以大可不必擔心股價的變動,只要堅決執行國家意志、搞好產業升級就可以。

高端制造業的領跑者擁有技術上的優勢和壁壘,后發者不太可能一開始就做出完爆領跑者的“超級產品”。更貼近實際的情況是,后發者會先做幾個“還湊活”的過渡性產品,目的主要是摸透研發思想、提高研發隊伍的業務水平。例如,中航發對大推力渦扇發動機的研究就是這個路數:渦扇18先解決有無的問題,渦扇20爭取在性能上接近歐美第三代渦扇發動機的水平;要想達到或超越歐美發動機的水平,那真得要等到下一代產品的問世?!靶〔娇炫堋笔亲汾s階段提高研發水平的最優路徑,如果非要揠苗助長,難免像印度航空工業那樣栽大跟頭。

“小步快跑”雖然是提高研發水平的最優路徑,然而并不能夠保證在短期內制造出具有市場競爭力的產品。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沒有國家力量的堅定支持,后發者研發的過渡性產品、次優產品會使得企業在一段時期內非常脆弱。我們可以用一個形象的比喻說明這個問題:大閘蟹長大的時候會蛻皮,剛蛻皮后的大閘蟹是個“軟殼蟹”,在對手面前不堪一擊。但是幾天之后大閘蟹的新殼就變硬了,那時候對手想動也動不了。國家力量的意義就在于,在企業向高端制造業發起沖擊的“軟殼蟹階段”,提供必要的保護和支持。一旦企業度過了這個階段,便可以“盡顯英雄本色”,國家就可以收獲紅利了——京東方的成長歷程就很有代表意義。

芯片行業在于堅持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絕不把希望寄托于外部力量。倘若在這個觀念上有所動搖,就會重蹈運十半途而廢、使我國民用大飛機喪失20多年發展機遇的覆轍。因此,在向高端制造業沖擊的進程中,必須充分認識到國家力量的重大作用,開弓沒有回頭箭。那些指望通過對外妥協來避免吃虧的人,以及那些指望通過自由市場來救命的人,說穿了就是一幫“精神跪族”,不足為道。


上市公司動態

隨著制造業轉型升級,“中國制造2025”將成為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重要的投資主題?!吨袊圃?025》戰略的全面實施,吹響了我國向制造強國邁進的號角,為中國制造迎來了寶貴機遇。從高端裝備制造相關產業發展來看,有業內人士指出,中國不僅在航空航天、高鐵、數控機床、大飛機、新能源汽車等領域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突破,還在高附加值行業的國際份額上不斷攀升。在前沿制造領域,中國企業打破國外壟斷,5G應用、超級計算機、無人機,一批新產業集群正在崛起。在“中國制造2025”規劃覆蓋的多個領域中,未來將出現不少具有全球競爭力的優勢企業,相關概念股值得投資者長期關注。


中航飛機(17.24 +0.00%,診股)盈利改善空間大

  公司是我國大中型軍民用飛機的研制生產基地,是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直屬的核心業務板塊之一。公司作為我國主要的大中型運輸機、轟炸機、特種飛機及民用渦槳支線飛機制造商,為中國軍隊提供唯一的國產戰略運輸機、轟炸機,并為中國國產大飛機配套。方正證券(6.12 +0.00%,診股)指出,結合美國經驗,整機公司的凈利潤率有望從當前的2-3%提升至5%-8%,盈利能力潛在改善空間較大。利用洛馬和波音等公司對比,中航飛機合理市銷率約為1.9-2倍,目前中航飛機2018年動態市銷率為1.19倍,存在超過50%的股價上漲空間??春霉镜暮娇债a品收入和盈利規模在強軍建設和制造業升級背景下,獲得持續穩定增長。


航發動力(27.77 +2.06%,診股)航發龍頭被看好

公司是國內唯一的生產制造渦噴、渦扇、渦軸、渦槳、活塞全種類軍用航空發動機的企業,是世界上能夠自主研制航空發動機產品的少數企業之一,是我國航空發動機產業的龍頭,幾乎覆蓋我國航空主力機型發動機全部型譜,是多個機型發動機國內唯一供應商。天風證券指出,受益于航空發動機及衍生產品交付較上年同期增加,公司主營業務利潤水平較去年同期有一定增長。主營業務比例增長至92.19%,公司盈利能力穩定向好,預計未來幾年業績將保持快速增長。作為裝備制造的核心資產,公司的投資價值凸顯。隨著我國航空裝備列裝不斷提速及兩機專項等資金投入的增加,公司技術產品實力將不斷提升。


中國重工(5.23 -1.13%,診股)存在資產整合預期

  公司是國內民船及軍船裝備的核心力量,是全產業鏈的艦船研發設計制造上市公司。公司是中國船舶(17.59 -3.03%,診股)重工集團旗下的上市公司,是中國海軍艦船裝備的“搖籃”。近年來集團造船資產不斷注入,公司圍繞軍民船制造打造五大業務板塊。申萬宏源(4.90 -0.61%,診股)證券指出,目前集團資產口徑的證券化率為50%,在國內央企軍工集團中,中船重工集團資產證券化率處于中等水平,且集團資產證券化水平距離集團提出的70%的目標仍有20%的提升空間。隨著國家不斷推進混改及院所改制、集團“分板塊上市”的構想逐步實施的背景下,公司存在一定的資產整合預期。同時公司未來將充分享受海軍裝備行業的紅利。


?
個人用戶登錄 機構用戶登錄
賬號:
密碼:
忘記密碼
新用戶注冊
會員注冊
注冊類型: 個人 機構








發送驗證碼

找回密碼

發送驗證碼


修改密碼


郵箱綁定
更換手機


委托人權限登錄

由于個人隱私既客戶權限問題請點擊輸入身份證號碼進行查看您的資料

微联盟软件推广赚钱